摄影师朋友圈骂司仪被诉 法院判其公开赔礼道歉

作者:  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  浏览次数: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6-09-04

  一婚礼摄影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内发帖,怒指一婚庆司仪“总把自己太当回事……”“整场废话连篇”“想吐”云云。前不久,自认为受到名誉侵害的司仪将发帖摄影师告上南京市鼓楼区法院。近日,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宣判,认定摄影师的帖文构成对司仪的侵权,判决雷凯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删除其微信朋友圈中的侵权内容,并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向储涛公开赔礼道歉,为其消除影响,恢复名誉(内容须经法院审核,发布持续时间不少于3天),逾期法院将公布判决内容,所需费用由雷凯承担;驳回储涛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  摄影师帮朋友抱不平骂司仪

  1980年出生的雷凯是南京人,平时从事婚礼摄影工作,由于技术和创意都不错,所以在圈内亦算小有名气。今年5月22日这天,雷凯的一个同行好友参加了当天的一场婚礼摄影,但与司仪储涛处得不愉快,雷凯获悉情况后感到很气愤,于是随后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帖文:“有些人总把自己太当回事,主持个婚礼,全场废话连篇,你除了给新人推一些你赚钱的项目,还能干个啥?从即日起,此人住持的场子,本人一概不拍!选择我们就别让我们见到此人,理由只有一条――想吐!”

  雷凯微信里的好友较多、且多为圈内人,该帖文发布后,跟帖询问详情者不在少数。好友见雷凯如此表态,都带着好奇及弄明真相的心理,在前述帖文中点赞。

  骂了之后还集赞扩大影响

  雷凯在帖文发酵后并未罢休,他还在鼓励好友点赞:“再来100个赞,直接公布名字。”其后,又有多人点赞跟帖,雷凯见此又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帖:“感谢200位点赞的朋友们,有你们的支持,我们感受到了快乐!”同时配有藏头诗一首,该藏头诗每句的首字连接起来为“储掏装逼被打”,其中“储掏”与储涛名字为同音。在雷凯朋友圈好友中,有的也是储涛的好友,于是便有人将情况告诉了储涛。储涛在圈内算是很有名气的一个,获悉雷凯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帖贬低自己后,储涛非常愤怒。在收集到证据后,储涛于前不久一纸诉状将雷凯告上南京市鼓楼区法院,主张雷凯立即停止侵权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,并赔偿精神损失5000元。

  案件审理中,雷凯辩称,储涛并无证据证明他就是自己在微信朋友圈中所指之人,而且自己发到朋友圈的部分内容系转载,但储涛坚持认为,雷凯发布的微信帖文指的就是自己,对自己侮辱、诽谤,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。近日,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,法院认为,雷凯在微信朋友圈所发的内容可以认定是指向储涛,理由如下:一是明确了对方的身份是婚礼司仪,该点与储涛的职业相符;二是指出了对方的姓名字母,该字母与储涛姓名的拼音首字母相同;三是藏头诗每句的首字连接起来为“储掏装逼被打”,其中“储掏”与储涛名字系同音。雷凯辩称储涛并非其在微信朋友圈发帖所指之人,法院不予采信。(文中当事人为化名)

  法官点评

  朋友圈不光是自己的“圈”

  法院还认为,雷凯在帖文中的描述,属于对所指对象职业形象、职业道德的贬损以及人格丑化,结合雷凯关于所指对象身份的披露,使得关注其朋友圈的人群能够确定该微信所指代的对象系储涛,进而造成对储涛的社会评价降低,故应当认定该微信内容侵犯了储涛的名誉权。关于雷凯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藏头诗,每句的首字连接起来为“储掏装逼被打”,属于捏造事实丑化储涛人格,同样侵犯了储涛的名誉权,至于藏头诗系雷凯自行创作还是转载,对于侵权的性质不构成影响。综上,储涛主张雷凯侵犯其名誉权的事实成立。雷凯的侵权行为虽致储涛精神损害,但未造成严重后果,故储涛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,法院不予支持。最终,法院作出了如本文开头所述的判决。

  该案审判长乔延彬接受采访时说,微信作为自媒体的一种载体,具有即写即发的快捷和便利。某个人只要在微信里发一句话或一张图,其圈子内的朋友无论身处何处,只要是互联网可触及的地方,几乎都能看到。储涛算是本地行业内的名人,雷凯在婚礼摄影圈内也有众多朋友,雷凯在微信里发布侵害储涛名誉的言论,自然会对储涛的社会地位、业内美誉度等造成负面影响,所以自然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也许有人会认为,我的微信朋友圈我做主,我想发什么就发什么,别人管不了!这其实是一种误解,毕竟你的圈子内不只是你自己,朋友间可从这个圈转到另一个圈,还可从圈内转发至圈外,如此你转我转,帖文效应便会不断放大。正是基于微信的这一特点,在微信里发布内容要谨慎行事。

最新文章